Aloft落脚台北,结合设计、音乐与科技的酒店系列开讲无疆界

发布时间:2020-08-12

Aloft落脚台北,结合设计、音乐与科技的酒店系列开讲无疆界
图说:W XYZ Bar

Aloft酒店,被视为新概念的W酒店;Aloft系列酒店的Bar就称为W XYZ Bar。全球各地的W XYZ Bar在每个周末,都提供给当地的新秀或尚未成名的歌手暨乐团现场表演。

Aloft与W同属美国Starwood酒店集团。第一家W酒店于1998年在纽约市「诞生」,这个以Bed and Bar(客房与酒吧)为主轴诉求的酒店系列,很快疯迷全球的X世代与Y世代,至今仍被视为Chic与Trendy的象徵;但更年轻、拥抱新科技、习惯电子服务,在Lounge的氛围里不必拘谨于穿着、透过网路突破时空不分昼夜、工作也吧或社群互动也好anything can happen的世代逐渐「成型」,于是在创造W酒店这群人的构想下,结合W原先公共空间的社交功能,同时在酒店内广泛运用电子科技的全新概念,Aloft系列于2008年问世,第一家Aloft酒店位在美国麻州Lexington诞生。

台湾一家Aloft酒店,于去(2015)年12月耶诞夜出现在台北双城街与民权东路交会口。Aloft在台湾的中文名字为「雅乐轩」,酒店行销公关经理Yvonne(刘筱玮)表示,设计、音乐与科技是Aloft酒店的三大热情元素,因此透过现场音乐表演与当代艺术家的客房艺术作品摆设,住客从听觉与视觉可以体验酒店的热情。

2016年2月,一个潮湿的週1晚间6点多,我在台北中山Aloft酒店顶楼的W XYZ Bar喝酒,当时只有我这个「专程前来」的客人,Bartender Amber为我调一杯Beefeater gin Martini。从洁净透明的落地窗往下看,就是曾经是「老外」(来台的欧美商务客与美军)晚间喝酒,Pub栉比鳞次的双城街,瞬间让我想起那段「不愿意再想起」在台北双城街Pub疯狂喝酒的岁月,那已是上个世纪--1990年代中期之前的遥远年代,距今也将近有20年的光景,我在中国时报、联合报与自立晚报的记者生涯。

幽暗色系的电梯把我送到最高楼层17楼(配合台湾与西洋的忌讳没有4楼与13楼)的W XYZ,来到一个色彩缤纷的霓虹空间,约6张高脚椅的Bar台,面对着玻璃材质的酒架,从酒架旁边投射出来的灯光,让不同酒体散发出各种不同的颜色;酒架上方有3部电视,各有不同的节目。顶头的钢架吊挂着数个方型串成的立体装饰,每边的线条发出黄色的灯光,下方的座位区有长方桌硬式座椅、也有沙发椅与各式抱枕,可随意随性排列组合。 

透过玻璃的区隔,靠近民权东路这侧有个小阳台,有几张高脚桌椅可在室外餐饮;通往上一层露天游泳池的每个阶梯都发出紫色的灯光,全球各地Aloft酒店的Swimming Pool(游泳池)都取名为Splash(嬉水)。

 

这些不同颜色的LED灯管与玻璃的组合,让我回神想起它与一楼的大厅是连成一体的。大厅面对着民权东路也紧临双城街,路过的行人从它有如金鱼缸透明的落地窗,可以尽览酒店的Lobby,中间是椭圆形的柜台,柜台的外侧发出紫色的灯光,上方是与柜台同样大小,上下看来交叠的灯饰。靠近玻璃边的地面有几个四方型组合的陈列,或许是装饰也许可就座。

Yvonne表示,从大厅的落地玻璃窗、挑高的镜面天花板一直延伸到顶楼的W XYZ Bar,透过镜面与光的交织反射,让人感受水面波光的宁静,可以体验设计师李天铎对该酒店公共空间与外观「城市新山水」的设计理念。至于房间的设计,她指出,结合当地艺术家既然是Aloft系列的特色,因此有88个房间的台北中山Aloft是与本地的「艺高文创」合作,选出Chiao、陈兴仲、邱乃蕙、自游窝、刘经玮这五位符合雅乐轩风格的本地艺术家作品,呈现在不同的客房。 

不要用那些有多家餐饮设备的酒店相比,Aloft酒店虽然只有一间W XYZ Bar,而且还在不同的时段扮演多功能的空间,纵使如此,它的酒单与提供的饮料仍是相当齐全,包括含酒精与不含酒精的饮料,以及各类「基酒」调製的Cocktails。这就可以理解为什幺有人暱称Aloft为「小W」。

最近的週五晚上,我再去W XYZ Bar 体验当地乐手的演出,Bartender K(黄禹衡)为我做一杯Beefeater gin Martini,他当下认出当年常在Bar 333喝酒的我。约6年前,台北南京东路3段333号开了一家名为Quote的Boutique酒店,一楼有一家以该酒店地址为名的餐厅与以Cocktails为诉求的Bar,Bartender就是K,由于该酒店位在南京东路上靠近捷运站,我常在此喝到搭最后一班车回家。如今K出任Aloft酒店的餐饮主任,他也从当年的青涩帅哥,变得成熟稳健的主管;不变的是,他同样帮我Stirred一杯又一杯Beefeater gin Martini。

那晚是台北Aloft酒店第一次邀请本地乐人表演,该晚Yvonne也在现场忙进忙出的,她表示,Aloft是个支持尚未被发掘新锐音乐家的酒店品牌,只要是有实力的艺人皆能报名参加,当然还是会先筛选适合的音乐才能上台演出。该酒店到年底之前推出「乐动雅乐轩[email protected]」週末现场音乐表演,于每週5与週6晚间 9 点至 11 点与「地球的声音」音乐活动筹办公司在W XYZ 酒吧联手举办现场音乐表演,音乐类型有爵士、摇滚、即兴、电子、不插电小清新、独立音乐等。以这个星期5(29日)晚上为例演出者为刘芳一与「巨蛋地狱狗」( Heavy Egg Hell Dog)、週6晚上为刘芳一与龙尾(Serpentine)。

来自高雄的刘芳一,从2009 年开始从事自由即兴演出及田野录音、声音拼贴等创作,主要关注人声与声音环境;也是高雄声音聆听推广单位「耳蜗」营运者,不定时举办让各路声音艺术家乐手交流的演出及推广多元聆听的活动。「巨蛋地狱狗」于2005年在台北成立,擅长集体即兴与声响实验。来自台中的「龙尾」是独立乐队「龙头」的成员;以擅长即兴演奏、实验音乐着名。

台北中山Aloft酒店开幕这半年来,Yvonne从数字解释,客人主要来自台湾、美国、港澳、中国、日本和新加坡这些国家与地区。

Aloft系列将陆续在台北北投、花莲、金门等地开幕;将是Starwood在台经营家数最多的酒店系列。

Aloft落脚台北,结合设计、音乐与科技的酒店系列开讲无疆界
图说:台北中山雅乐轩酒店_Hotel Exterior Night View_外观夜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