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几个名字,才换得到真正的平实生活?

发布时间:2020-08-05

要用几个名字,才换得到真正的平实生活?

第一次看到《拥有七个名字的女孩:一个北韩叛逃者的真实故事》书封的时候,我笑说:「还以为是什幺言情小说的封面呢。」书封上的女孩微微侧过脸,飞扬的髮丝与甜美的容颜,彷彿出自言小书封绘者之手。

后来看到本书作者李晛瑞(这是她第七个名字)本人的演讲影片,我这才惊觉,原来这个女孩本人如此精緻美丽,几乎可以跃上银幕,成为其他故事里被众人追求保护的第一女主角。

很快地我也发现自己这样的想法有多幺愚蠢,用一本书的封面或者一个人的模样来决定背后的故事,那是多幺贫乏的想像。

就如同我用「脱北者」这样简单的三个字,就在读书前擅自决定了这本书该是什幺样子。

离开北韩跟离开其他的国家不同,离开北韩比较像离开另一个宇宙。不管去到多远的地方,我永远也没有办法彻底逃开北韩的重压。就连对那些经历了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才好不容易逃出了地狱的人来说,也是一样。许多难民都相当难以接受这个自由世界里的新生活,过得也不快乐。其中,更有一小部分的人决定放弃,回去住在那块黑暗的土地上。就连我也多次受到诱惑,想回去北韩。

除了作者的美貌以外,我从书中受到的第一个冲击,就是以上这段话。

长期以来,我们以为脱北者都是从水深火热之中,经历了千辛万苦逃出来的,好像理该到了自由世界就该感激涕零,深受铁幕外的甜美空气感动。回头想想,从前的国民党也是这幺跟台湾人说中国人民的,从前的共产党也是这幺跟中国人说台湾人民的,但其实对也不对。

倒也不是那些都是骗人的,只是我们总忘了,在显而易见的物质贫乏背后,面对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那一块土地,很难没有盘根错节的複杂感情;就好比现在许多年轻人即使痛恨这座岛上的政客财团相互勾结、人心与土地的污染愈发严重,但仍然愿意留在这里努力一些可能很难很难改变的事情。

这幺一想,或许就多靠近一点那样複杂的心情吧。

身在一个你认识的人越多,就越有可能会有人批评或告发你的国家中,这种保守的态度为她带来的只有好处。北韩最惨的一点,就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面具,因为摘下面具就要承担风险。
邻居会告发邻居,孩子会监视孩子,上班的人会窥看同事。

然而感情总是这样的,一方面会成为最深刻的羁绊,一方面也可能是让人迫不及待逃离的主因。

在北韩,这个(在当时还叫做敏英的)女孩,学到的是不要有自己的个性,不要多说天马行空的幻想,如果有人问你未来想做什幺,你必须依照自己的出身与国家的需要,杜撰出一个可能是别人对你而非你对自己的期待。

他们学会习惯告密的邻居朋友、凡事贿赂的行事準则,还有可以随时对自己莫名打压收贿的公务员,却对陌生人愿意伸出简单的援手感到无比惊讶,铭记终身。

孩子变得早熟,纵使他们被灌输了可笑的神话并深信不疑,却仍然知道什幺事不该做,什幺话不该说,因为那攸关性命,而且是全家的性命。

甚至是什幺事也不做,也可能因为政治局势改变而丧命。女孩的父亲,一个深爱妻子儿女的高级军官,便是如此。在未满四十岁的青壮年,因为敌对势力的告发,他莫名被捕入狱,遭到刑求,最后在医院里孤身死去,而且还被抹黑成自杀。

北韩政府将自杀视为一种对国家的背叛,这罪名可能株连九族。在母亲倾家蕩产的贿赂与手腕处理下,他们逃过了自杀遗族的罪名,却逃不过接下来每况愈下的惨澹家境。

而保卫部对那些真的会影响百姓生活的犯罪行为,例如非常普遍的窃盗或是贪污兴致缺缺;他们把心力都放在对政党的不忠,不管是真的抑或只是有人想像出来的,就足以让整个家庭—祖父母、父母,以及小孩—人间蒸发。

女孩在十八岁之前,因为好玩,因为好奇,不顾母亲的阻止,偷偷渡江溜到了中国。等到她玩够了,终于想要回家的时候,母亲冒着危险打来中国的一通电话告诉她:因为她的离开,他们家被盯上,必须紧急搬离原来的地方,不然迟早会因为家里有个脱北者遭到逮捕。

女孩只好留在中国,用她的另一个名字,而这只是她的第三个名字。很快地,她又要因为逃离亲戚帮她安排的婚事,而换上另一个名字。

她并没有因为离开北韩而过得比较快乐。有些事情,在北韩,在中国,甚至在台湾或美国,有些事情只是程度轻重之分,但不会改变。

在残酷的领导人跟受压迫的百姓间是没有分界线的。金家的统治方式,是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一套残忍体制下的共犯。从最高层到最底层,每个人都被捲了进去,而且还模糊了道德规範的标準,使得没有人能够维持清白之身。

我们耳熟能详的是,在北韩,家里失火了第一个要抢救的不是财物,而是伟大领袖的画像,也许很多人觉得可笑,然而对北韩人民来说,抢救领导的画像就等同于抢救了一家子未来的平安。

别轻易地说「如果是我,我就算在北韩统治下,也会/不会⋯⋯」,别轻易对他人的生活与决定下论断,尤其是在那样一个几乎是平行宇宙的国度里。女孩抛弃了六个名字,也抛弃不了记忆与出身,而我们这些一边喝着罪大恶极财团卖的鲜乳,一边对新闻里各种官商勾结恶意营利视而不见,一边侈言原则与坚持的人们,其实真的没有对北韩统治下扭曲的人性感到惊讶的权利。

《拥有七个名字的女孩:一个北韩叛逃者的真实故事》 from Readmoo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